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足跡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永恒的紀念

                          吳印咸

                           
                          CCTV.com  2008年12月29日 14:34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歲月流逝,記憶猶存。記得在1938年,袁牧之同志和我在武漢八路軍辦事處,聆聽周恩來同志的談話,至今言猶在耳。恩來同志談到延安和各抗日根據地的廣大軍民在抗擊日本侵略軍中有許多壯舉,在克服物質困難中艱苦奮斗的精神等,都應該用影片記錄下來,用以擴大抗日救國宣傳,團結教育人民。恩來同志還談到荷蘭著名電影導演伊文思也有此愿望,但遭到國民黨的百般阻撓,進不了解放區,他愿意把自己的攝影機和膠片贈給我們,讓我們自己去拍攝。這樣,牧之和我牢記恩來同志殷切的希望,帶著伊文思慷慨贈送的一臺35毫米“埃姆”攝影機、一臺從香港購來的16毫米“飛力姆”攝影機和8000多尺膠片,到了當時黨中央所在地——延安。

                           

                           

                          剛抵延安,我們便受到各方面的重視與關懷。八路軍總政治部很快成立了延安電影團,由總政副主任譚政同志兼團長,先由總政秘書長彭加倫同志,后由總政宣傳部長肖向榮同志具體領導電影團的工作。電影團成立時只有七個人,以后陸續增加了一些從事過電影或愛好電影的年輕同志。1940年,總政放映隊才合并過來,這樣一個人員不多、設備不全的小單位成立了,成立時毛澤東同志還親自接見我們,并在以后的工作中處處給予支持。恩來同志常駐重慶,他每次回延安,都要過問我們的工作。當他知道我們拍攝以軍隊屯田南泥灣為題材的《生產與戰斗結合起來》的紀錄片時,非常高興。由于國民黨反動派的包圍封鎖,解放區處境困難,黨中央號召解放區的機關、學校、部隊實行精減,盡可能實行生產自給,以便克服財政和經濟的困難。這時,我們早已沒有膠片的來源,拍影片是很難了,但為了要保留這批電影人才,電影團全體留下了?梢,在各級領導的心目中,這個小單位不是可有可無的,而是黨的第一個電影機構,是將來發展新中國電影事業的搖籃。

                          電影團始終是貫徹執行黨的文藝方向的,恩來同志在武漢談話中“打擊敵人、教育人民”的精神和毛澤東同志《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就是我們工作的方針,實踐中也沒有偏離。比如,第一部大型紀錄片《延安與八路軍》,就是根據恩來同志的愿望定名的。該片1938101日開拍,第一個鏡頭就是陜西中部的黃帝陵,從黃帝陵開始,拍攝了從全國四面八方沖破國民黨的封鎖,奔向革命圣地延安的青年學生、知識分子。接著拍攝熱血沸騰、充滿歌聲的延安城,拍了黨政軍民學的許多重要活動,連敵機轟炸延安城的罪行也沒有放過。19391月,奔赴華北各抗日根據地,先到晉西北,正值一二〇師師長賀龍同志和關向應政委在前線視察,便拍了他們視察的鏡頭以及指戰員的活動。從晉西北經過敵人的兩道封鎖線到達晉察冀邊區。路過第二軍分區時,適逢大雨成災,我們拍了軍民聯合救災。接著又拍了抗大二分校的教學活動,然后才到軍區研究總的拍攝計劃,重點之一是拍攝白求恩大夫,拍他在前方急救傷員、為老百姓治病、建立戰時醫院和給醫務人員講課等。突然,戰斗開始了,我們就同他一起上前線,在距戰場約五里路的小廟里,拍了他為傷員動手術的鏡頭。此外,還拍了民兵活動、軍民關系、部隊后勤、兵工制造、文化教育,以及敵人殘暴的罪證等等。這時,拍攝已經一年零三個月了。越深入敵后,拍攝的材料越來越多,于是分兩組,一組到平西,一組去晉東南,爭分奪秒地搶拍。等到牧之同志帶片子去蘇聯進行洗印時,已經一年半多了;氐窖影埠,雖膠片沒有來源,但用影片記錄時代的愿望依然強烈,35毫米膠片不多,便以拍照片為主,有重大歷史意義的題材,也要拍攝一些鏡頭;16毫米的片子,就用來拍電影,先后拍了《陜甘寧邊區二屆參議會》、《生產與戰斗結合起來》!渡a與戰斗結合起來》放了幾十場,受到觀眾的熱烈歡迎。到南泥灣放映時,指戰員們看見自己和戰友們在銀幕出現時,笑聲叫聲響成一片。

                          攝影隊人員雖不多,但都有自己的業務專長,攝影有我、徐肖冰、吳本立、馬似友、程默,編輯有錢筱璋,洗印有周從初,我還可以兼美工和寫字幕。大家在艱苦的條件下不坐等,而是發揚黨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自己創造條件,沒有洗印拷貝就土法上馬,有限的膠片就精打細算地使用。重要的題材只能拍幾個鏡頭作歷史資料,要求拍一個成功一個,沒有備用的,拍照片也是同樣的要求。甚至訓練班學員實習時,相機是有的裝片有的不裝,而他們誰也不知道,只要求他們認真實習,要做記錄,片子洗出后教員分析時,對照自己的記錄吸取經驗教訓,學員稱之為“無彈射擊”。另外,同延安廣大干部一樣,我們也參加農業生產,還利用我們的特點,開設照相館,用廢膠片作證章。不僅沒有放松業務工作,而且度過了經濟難關,生產贏余蓋了新房子,為培訓學員準備了宿舍。

                          回顧1938年到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我們做的工作雖不多,但每人都盡了自己的力量。大型紀錄片《延安與八路軍》雖因二次世界大戰而后期工作未完成,但尋找回來的部分資料,已在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影片中用上,同廣大觀眾見面了,如《星火燎原》、《延安生活散記》、《人民戰爭勝利萬歲》、《根深葉茂》、《毛澤東》、《抗日烽火》、《抗大傳統》等。我們還有大量內容廣泛的照片。因此,在抗日戰爭的年代里,能把偉大的黨和黨領導下廣大軍民的英勇斗爭,豐功偉績真實地記錄下來,流傳下去,是我們極大的光榮。每當我們想起恩來同志的囑托,心情仍然興奮激動。我們深深體會到艱苦奮斗、不怕犧牲的延安精神,是激勵人們前進的巨大力量。

                           

                          本文寫于1988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