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足跡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人生的轉折 最初的戰斗

                          徐肖冰

                           
                          CCTV.com  2008年12月29日 14:38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193777日,盧溝橋一聲槍響,全國抗戰爆發了。當時,我正在西北電影公司工作。

                          有一天,我在八路軍駐山西太原辦事處的一個院子里,第一次見到周恩來副主席和葉季壯同志。周副主席熱情地握著我的手說:關于你要求參加八路軍的事,我已經聽趙品三同志講過了,我們歡迎嘛。不過,當前在我們解放區還不具備條件開展電影工作。電影是個很好的宣傳工具,等以后形勢好一點,我們可以想辦法把解放區的電影搞起來,F在,你還是先到前方去,到我們的部隊里去看看,在那里聽聽槍聲炮聲也好。對你來說,最大的問題是我們部隊里的生活比起你在電影公司里的生活要艱苦得多,恐怕很不習慣。所以,你在思想上要有足夠的準備,準備吃苦……就這樣,我成了八路軍的一個電影工作者。

                          這次難忘的見面和周副主席親切的教誨,是我人生轉折的關鍵,也是我一生中取得這樣與那樣一點成績的動力。

                          1937年冬,我從山西五臺八路軍總部到了延安。在延安,我作為八路軍后方政治部宣傳科的攝影干事,進過抗大學習,還擔任過陜甘寧邊區抗日電影社的技術部長?傊,那時在延安搞攝影的人很少,我是這很少攝影工作者中的一員。

                           

                           

                          19388月,袁牧之同志和吳印咸同志到達延安后,八路軍總政治部下面成立了電影團。到延安不久,就碰上日寇飛機轟炸,電影團的住所被炸了,幾個人差點給炸死。轟炸后,周恩來同志及其他首長都來看我們,我們由衷地感激黨的關懷。

                          我們開始拍攝《延安與八路軍》,由牧之同志擔任編導,吳印咸同志和我擔任拍攝工作。這部片子反映了“天下人心歸延安”,知識分子由國民黨統治區,通過幾道封鎖線奔赴延安投身革命,經過學習,然后就分赴各戰場參加工作;反映八路軍的英勇戰斗,以及親密無間的軍民關系等等。延安部分拍完之后,1939年初,電影團分兩路到敵后去拍片。牧之和印咸同志在晉察冀一帶,我去冀中,后來和吳本立同志去晉東南。

                          在我們動身的前一兩天,使我們終身難忘的是,毛主席于百忙中抽出時間接見我們,并請我們吃飯。被接見的有袁牧之、吳印咸和我等。席間毛主席親切地詢問了工作情況,問我們準備拍什么片子,并關懷我們的生活。我們向主席匯報了工作情況,并說明由于敵人的封鎖,材料來源困難。毛主席鼓勵我們說,你們現在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不能發揮你們的能力,但將來的工作是很多的。毛主席的指示堅定了我們信心,也使我們在當前極端困難的條件下,看到了電影工作的廣闊前景。

                           

                           

                          在黨的關懷下,我們奔赴華北抗日根據地。插入敵后往往要經過好多道封鎖線。而且敵人掃蕩頻繁,常常一口氣要跑幾十里,最多一次跑了140里。電影團有一次被敵人包圍,當時有袁牧之、李肅和我,幸虧部隊保護突圍出來。1939年底,牧之同志帶著已拍過的膠片先回延安。我則帶了個通訊員徑赴敵后拍地道戰、地雷戰、百團大戰及關家垴戰斗等。首長們愛護我們,不叫上火線去。但為了完成拍攝任務,一有戰斗我們還是上去拍,并跟著部隊攻地堡。

                          影片中需要一段敵后游擊隊活動的鏡頭,要到敵占區去拍。部隊竭力幫助,通知井陘地區游擊隊,再由游擊隊找到敵占區的維持會長,叫他給想辦法,要是出了亂子就找他算賬。

                          一天夜里,我和通訊員化了裝,由游擊隊的便衣同志帶到這個維持會長的家里。這個維持會長照顧我們休息,在脫衣服時,他發現我身上帶有手槍。在我睡覺時,他就與游擊隊的同志商量第二天的活動計劃。維持會長怕出亂子,尤其怕碰到日本軍隊給抓去,有手槍就保不出來,沒法向我們的游擊隊交代。他們商量的結果,還是不帶槍,這樣就是被抓去,還能想辦法要出來。第二天一早,由維持會長帶路,我們就出發了。井陘煤礦位于正太路上,我們準備在靠近鐵路的地方拍游擊隊活動,背景是敵火車疾駛而過。我們找來找去找到一個晚上打信號的炮樓躲在里面從槍眼里等待拍攝,一直等到下午才拍到這個鏡頭。

                           

                           

                          部隊處處給我們支持,千方百計給予保護。彭德懷副總司令、羅瑞卿將軍、左權將軍等首長都給我們題過字,鼓勵我們,每次戰斗結束后,都要問拍電影的同志怎么樣?黨始終都非常關心我們電影工作者的成長。

                           

                          本文寫于1988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