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足跡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回憶八路軍總政治部電影團

                          吳本立

                           
                          CCTV.com  2008年12月29日 14:45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八路軍總政治部電影團是在黨中央的直接關懷下,于1938年秋在延安建立。最初只有七個人,其中袁牧之、吳印咸、徐肖冰是從事過電影工作的,另有李肅、魏起、葉倉林沒有搞過電影,是從抗大調來的。1939年后,相繼調到電影團工作的還有馬似友、吳本立、周從初、錢筱璋、程默(這些同志都從事過電影工作)。

                          1939年初,電影團攝影隊在拍完陜北抗日根據地的材料之后便離開了延安,

                          到敵后根據地去拍攝。在晉西北根據地拍攝了賀龍、關向應等八路軍將領,一二〇師指戰員和民兵的活動。在晉察冀邊區拍攝了聶榮臻司令員在前線,國際主義戰士白求恩大夫救死扶傷的事跡,以及游擊戰爭、邊區民主生活和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軍殘暴罪行等材料。在晉東南根據地的太行山區八路軍總部拍攝了朱德總司令、彭德懷副總司令, 以及一二九師指戰員在前線的活動,還拍攝了百團大戰、關家垴戰斗等材料。 電影團攝影隊的同志,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到了華北敵后許多地區,完成了《延安與八路軍》大型紀錄片的拍攝任務。

                          1940年后,攝影隊從前方回到延安,這時35毫米的膠片剩下不多了,還有部分16毫米的膠片。從1941年起,我們用16毫米膠片拍攝了《陜甘寧邊區第二屆參議會》、《延安各界慶祝百團大戰勝利大會》、《九一運動會》、《延安各界慶祝蘇聯紅軍成立二十五周年及反攻勝利大會》、《秧歌運動》、《延安群眾向朱總司令獻旗》、《延安各界慶祝十月革命二十五周年》、《國際青年節大會》、《生產與戰斗結合起來》、《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等。這些影片反映了當時延安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生活。

                          1943年,陜甘寧邊區受到國民黨反動軍隊層層封鎖,電影膠片的來源中斷。電影團在得不到外援的情況下繼續堅持工作,拍不成電影,就拿起簡陋的照相機,拍攝陜甘寧邊區的重要活動。電影團只有幾臺照相機,不夠用。葉劍英、滕代遠、呂正操和肖三等同志熱情地支持我們的工作,在較長的一段時間里把他們私人的照相機借給電影團使用。

                          延安當時沒有電,電影團也沒有放大機,這給我們沖洗底片和放大照片帶來極大的困難。我們就用紙殼做成長方形的套子,在紙套中間前后挖兩個小圓孔,在圓孔上貼上紅綠紙,套在燈油上當紅綠燈供沖洗底片和放大照片使用。沒有電燈洗印照片,就在窯洞的窗口另開一個小窗孔,用多層黑布遮蓋住窗孔不使漏光,每當印曬照片時,手持曬相夾子伸向黑布圍繞的小窗外邊,用日光進行曝光。沒有放大機,我們就建造了平頂而四周沒有窗戶的小屋子,在屋頂中央開一個長方形小天窗,在窗口釘上木槽。木槽的大小,是按一只折疊式照相機的大小做的。在折疊式照相機的背上,加一個能夾底片的玻璃框子,放大時將這只相機插入木槽子里,使底片向著屋外的天空,就可以利用日光進行曝光。另作一只木架子,在架子四根柱子上插一個木釘子,釘子上架一塊木板,以安置放大紙用,根據放的大小,上下移動釘子。由于陽光不斷變化,每當放大時,在“小崗亭”的外邊有人觀察光線照射強弱的情況,當天空光線變化,或云彩遮擋陽光時,馬上通知室內放大的同志,這樣可避免或減少放大紙的損失。電影團攝影隊的同志們,就是這樣克服重重困難,堅持制作了大量的照片。

                          那時,吳印咸同志常對我說,底片剩下不多了,材料來源極為困難,要把有限的底片有計劃地多拍重要活動。攝影隊的同志們每次接受拍照任務,就象對待拍一個電影主題一樣,仔細觀察,反復思考,力圖用幾張底片把主要內容反映出來。從1938年至1946年,電影團在延安、前線、敵后,拍攝了數以萬計的照片。電影團的每個同志都兢兢業業地工作,沖洗底片,從顯影到定影,像對待沖洗電影底片一樣的認真。因此,電影團所拍的照片底片至今完好無損。

                          1944年,為了迎接抗日戰爭勝利后的新形勢,黨及時地指示電影團抓緊時機,培訓一批干部。黨從抗大及其他學校、機關調集了幾十名青年干部來到電影團,進行攝影專業知識的學習。當時主要由吳印咸同志講課,攝影隊的同志們協助輔導。當時最大的困難,是沒有電影膠片實習,為了使學員學到的理論與實踐不致脫節,有時利用空攝影機練習使用機器的技能。主要實習手段是照相攝影,以沖洗底片、印相、放大照片來代替電影的制作過程。

                          新聞紀錄電影是在延安極端困難條件下,在黨中央領導同志的重視和直接關懷下成長起來的。

                          我祝愿我們的新聞紀錄電影戰線上的戰友們,繼續發揚延安革命精神,發揚在戰爭年代進行創作的光榮傳統,在新形勢下,為我國的新聞紀錄電影事業做出更大的貢獻。

                           

                           

                                                                                                                                        本文寫于1998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