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影視劇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20集電視連續劇《俺爹俺娘》故事梗概

                           
                          CCTV.com  2009年01月05日 14:29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山東博山天井村的老木匠焦文夫婦有三個兒子,大兒子焦山,二兒子焦河,三兒子焦波。不幸的是1948年春節,5歲的二兒子焦河在看戲中因土匪搶劫,在混亂中丟失了。不久,8歲的大兒子焦山患重病成了智障人。所幸的是三兒子焦波不但在諸多不幸中長大成人,還走出大山,進了京城,成為一家出版社的攝影師。

                              焦波多年來拍攝含辛茹苦、撫養自己成人的年邁的爹娘。在北京搞了展覽,還請爹娘為影展剪了彩,給了晚年的爹娘極大的欣慰。

                              爹娘一天天變老,他們心中有兩樁心事:一是沒有了俺老兩口,傻兒子誰來照顧?二是有生之年能不能見到丟失整整50年的二兒子焦河?

                              焦家三兒子事業的成功,給這個本來平平常常的家庭帶來許多關切的目光。先是老村主任周大船給傻大哥焦山說媳婦,以解決爹娘最大的心病。接著是朋友介紹一個50多歲的中年漢子老陳來焦家當保姆,盡心盡力照顧老人和傻子大哥的生活。

                              村主任給大哥介紹的媳婦是本村的寡婦喜翠。她的大女兒正月婚姻很不幸,原來跟村里小伙子趙勝初戀,但當趙勝當兵后,她卻陰差陽錯地嫁給了村里殺豬的二寶。二女兒臘月戲校畢業找不到工作,整天在家里和母親慪氣。喜翠為兩個女兒操心費力,度日艱難。她希望有個靠山,能幫自己遮風避雨。村主任的再三撮合,焦家三兒子在外面的成功。使她開始考慮她與焦家大兒子的這樁本來極不情愿的婚事。喜翠的動心,得到了大女兒正月和女婿二寶的極力支持,卻得到了小女兒臘月的極力反對。

                              春節,村里請來戲班子唱大戲。一個叫喇叭的嗩吶手演奏的山東民歌《一枝花》,讓爹娘陷入痛苦的回憶:當年他們的二兒子焦河也是在聽這支嗩吶曲時丟失的。爹娘每年在兒子丟失的這一天,為兒子上活墳,希望兒子還活在世上,一家早晚得到團聚。

                              喇叭多次來村里演出認識了喜翠,他同情喜翠,喜歡喜翠,想幫助喜翠,他雖然是劇團聘的主要演奏員,卻幫不了喜翠的二女兒臘月實現進縣五音劇團的愿望。喜翠請焦家三兒子焦波幫忙,臘月順利地進了劇團,成為一名五音戲演員。這件事情讓在婚姻問題上進退兩難的喜翠,又往焦家大門挪近了一步。爹娘既喜又驚“這個長相俊俏的媳婦能跟俺傻兒子嗎?”

                              傻兒子的婚事盡管攪得家里生活不再那么平靜,然而年近九旬的爹娘還是那么泰若自如,從從容容地過著平平常常的日子。老兩口也會偶爾拌嘴,但一會兒歹,一會兒好,讓磕磕碰碰的生活更增添了幾分味道。娘心疼傻兒子、關心傻兒子,傻兒子知道娘給他溫暖,知道娘給他找媳婦,也知道疼愛娘,每日他總是依偎在娘的身邊。

                              老村主任周大船一面極力給喜翠和大哥撮合婚事,一面又看中喜翠的二女兒臘月,要她成為自己的兒媳。對此,喜翠同意,然而臘月卻不買母親的賬。

                              就在喜翠要和大哥舉行訂婚儀式的時候,突然接到臘月生病的消息,她趕到城里方知臘月謊報病情,母子為此吵了一場,一氣之下跑出門去的臘月在黑漆漆的夜晚摔折了腿骨和腳骨。住院后,因無錢支付昂貴的醫藥費又不能實施手術。焦波幫她支付了住院費,還請來省城大醫院有名的骨科醫生為她做了手術,保住了她的藝術生命。喜翠又一次對焦家心存感激。

                              在城里照顧臘月的喜翠經常與喇叭相見,喇叭多才多藝,關心體貼也讓喜翠動情,但“不能對不起焦家”的心理又使她不能接受喇叭的愛。

                           

                              臘月不肯答應村主任兒子的婚事,得罪了村主任。村主任在分地時,把最差的地分給了喜翠。喇叭得知后,在村主任兒子企業開業時為喜翠鳴不平,被村主任唆使人打傷,喇叭為此事和村主任打官司,喇叭的仗義又感動了喜翠。

                              趙勝部隊復員后,受不了正月婚變的刺激,到城里陶瓷廠打工,幾年后終于混出了個人樣,回到了村里想實現改變山村面貌的抱負。

                              村委會換屆選舉,老主任周大船、復員軍人趙勝、殺豬的二寶三方競選,最終趙勝當上了村主任。臘月慢慢對本來應該是姐夫的趙勝萌生了愛戀。

                              趙勝上任后,為辦陶瓷企業到城里取經,認識了喇叭爹。這個早年唱過戲,又多年執著地研制陶藝配方的老藝人給予趙勝不少技術指導。

                              天冷了,焦波在城里租房,接老人在城里過冬,無意中發現一張盜用爹娘照片的廣告,照片上爹的位置換上了另外一個老頭。爹異常氣憤,焦波和娘蒙受委屈,爹決心要打官司。后來,侵權企業賠禮道歉,官司方才平息。

                              爹娘結婚70周年這天,焦波在村里舉辦爹娘照片展覽,還讓爹娘坐飛機去北京游覽。喇叭對此無限羨慕和感慨,想想自己,悲從心來,他對著喜翠細訴身世。

                              焦波為保姆的兒子解決了工作之后,保姆提出辭職,老人又無人照顧了。家里迫切需要喜翠來照料老人和傻大哥的生活,喜翠也覺得這時自己應該走進焦家大門。然而喇叭死死拽住了喜翠。

                              娘九十大壽后,爹突發腦溢血住院,娘一著急也病倒入院,兩人住在相臨的病房卻彼此不知道。爹病危,為保住娘的身體,家里人商量讓娘出院,到市里姐姐家住幾天。娘出院時,經過爹的病房,相儒以沫72年的爹娘就這樣永別。

                              傻大哥在家里想娘,夜里犯了癲癇病摔成腦溢血。聞訊回家的娘用溫暖和自責送走了讓她一輩子都不省心的大兒子。

                              在爹和傻大哥去世后,喇叭爹也中風臥床,他終于下定決心向喇叭說明身世,然而卻說不出話來,只是在喇叭的手心寫上了一個“焦”字。

                              至此,喇叭才明白自己苦苦找尋了50年的爹娘就在身邊,就是焦家大爺、大娘。然而,他再也見不上爹的面了。在爹的墳前,他長跪不起,哭訴著幾十年來思爹想娘的漫長經歷。
                          他又去焦家找娘,喜翠也跟到焦家門里,然而娘卻被焦波接往北京,此時正在路上。家人趕忙給焦波電話,焦波答應馬上陪娘回來。

                              又是春節唱大戲的時候,臘月和縣五音劇團在老戲臺上唱五音戲《孝婦顏文姜》。喇叭走上戲臺:“俺找了50年,終于找到家了,找到爹娘了,鄉親們,讓俺再吹一曲家鄉民歌《一枝花》,等著娘回來吧!”

                              深情、凄婉的嗩吶調,在山村回蕩……

                              充滿著寒意的春風里是千萬人的大合唱:
                          秋風啊,葉兒黃,山岡上吹熟了五谷糧,俺爹俺娘走在那個山岡上;
                          春風啊,燕兒忙,河岸上送走了離家的郎,俺爹俺娘站在那個河岸上;
                          燕兒忙,葉兒黃,又是一年五谷糧。河岸上,山岡上,俺爹俺娘恩情一年比一年長……


                              據悉,此劇現已結束前期拍攝工作,目前已進入緊張地后期制作階段。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