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足跡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關于解放區的電影工作(第二部分)
                          袁牧之

                           
                          CCTV.com  2009年06月04日 14:25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八一五”至東北及華北解放

                          抗戰勝利以后,19464月下旬,我們接管了長春偽“滿映”制片廠。5月上旬,因為戰爭情況,將該廠器材及部分舊有人員遷至北滿合江省興山,開始建立人民的電影制片廠——即現在的東北電影制片廠,同時撥出重要器材的三分之一及少數技術人員,進關交予華北解放區,擬在華北另外建立一個電影工作的據點(后來成立了華北電影隊)。

                          當時我們雖然有了器材,但如何建立起為工農兵服務的人民電影事業,仍然是一個十分困難的課題。

                          建立“東影”廠,首先忙于搬家和安家,從長春搬到距離佳木斯一百余里的礦區——興山。除了器材之外,一切都要重新著手建立,當時的工作人員大部分來自偽“滿映”,如何改造他們的政治認識,是當時首要的課題。而解放區的絕大部分干部,都是從未從事過電影工作的,如何動員他們去學習并掌握電影技術,也成了建廠初期的最重要的關鍵。同時又必須吸收廣大青年,以培養大量技術方面和其他方面的干部,來適應當時與以后的需要。這樣,我們便從有了器材,學習政治,掌握技術,培養干部來構成東北電影制片廠的基礎。

                          制片工作是從1947年開始的。初期的制片方針,是先從新聞紀錄片做起,從194751日生產出第一部作品起,到1948年底止,共生產了9部作品,平均約兩個月制成一部。

                          這一階段前后共兩年時間,從最初的搬家與安家中獲得了生產工具,又從工作中培養獲得了初步的人力,這是新的人民電影制片廠中生產力的初步形成,接著而來的問題是如何健全新的生產關系,并嘗試有計劃地進行生產。

                          為此,遂更進一步開展了“正規化”、“科學化”、“統一化”的三化運動,訂立了保證生產的公約,然后在這樣的基礎上,訂立了1949年的生產計劃,任務較前一年增加一倍,即平均每月生產一部產品,全年制片12部,共10萬英尺成品的計劃。其中新聞紀錄片與故事片各半(隨著東北的全部解放,“東影”廠已于本年春遷回長春偽“滿映”舊址,最近因“東影”廠干部部分調北平,成立北平電影制片廠。新聞片紀錄片的計劃將由“平影”廠完成,“東影”廠只負責完成故事片的生產任務)。

                          關于華北電影隊,1946年原擬在張家口成立一個電影制片廠,但當時由于張市的戰事關系,不得不暫時遷至山溝里,在華北軍區政治部的領導下,成立了華北電影隊。他們當時所遇到的困難,無論從人力、物力來說,比起“東影”廠的條件,則更為困難,制片工作很難開展。在客觀條件的限制下,他們將大部分器材藏在山洞里,而將必要的制作器材裝備在一輛大騾車上,在任何情況下,他們完全同戰斗部隊一樣,可以隨時隨地轉移。他們發揮了高度的熱情和創造性,克服了種種困難,堅持工作,用手工業方式,完成了一些新聞紀錄片。例如要從三里外挑水來沖片子,天氣熱,大家就用扇子扇片子,錄音要靠摩托車發電,拷貝機則用舊的攝影機代替,不能調光,沒有自動回轉;所有這一切,唯一的辦法只有用手來解決困難,但也終于先后完成了兩號新聞紀錄片(今年4月,華北電影隊的制作部門已合并于北平電影制片廠工作)。

                          根據上述情況,解放區的電影事業,從兩手空空發展到有規模的制片廠的建立,這之間曾與種種的困難作斗爭,但更重要的是與思想進行了斗爭。這是人民電影事業成長起來的主要因素。在思想斗爭的過程中,不斷地克服小資產階級的思想意識與愛好,而逐漸摸索著建設為工農兵服務的電影事業。

                          我們在這幾年的過程中,不僅在為建立工農兵電影的理想而學習,同時也從行動的實踐去服務。我們的編劇、導演、演員等創作工作者,輪流地深入農村,深入部隊,深入工廠去體驗生活,搜集材料,探索著工農兵電影的內容與表現方法。例如第一部故事片《橋》,一方面雖然還存在著很多缺點,但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我們創作工作者所共同追求的方向。

                          我們的攝影隊(已從最初的3個隊發展到現在的30多個隊),特別是其中大部分的戰地攝影隊,雨淋日曬,風吹雪打,在最艱苦的條件下,長期地隨著部隊行軍作戰,他們不僅意識到作為一個人民電影攝影師的光榮任務和作用,并因為每到一個部隊,就提高了該部隊的戰斗情緒,因而更意識到自己是一個極有作用的政治工作者,有了更加不顧一切、英勇犧牲的精神,隨著尖刀連、尖刀排、以至尖刀班,突擊進到敵人的腹地,做戰地攝影工作。也正由于這樣,而不幸犧牲了我們三位優秀的共產黨員,全心全意為解放戰爭流盡最后一滴血的攝影師——張紹柯、王靜安、楊蔭萱同志。正是由于他們這種偉大的自我犧牲精神,而獲得了在中國電影史上空前的紀錄片:《解放東北的最后戰役》。

                           

                                                                

                                                                 袁牧之延安電影團藝術及編導負責人 

                                                                         東北電影制片廠廠長 

                                                                         首任中央電影局局長

                                                                    

                                                                       (本文摘自1963年版《新影足跡》)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