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回憶與紀念——記1955年拍攝亞非會議
                          吳夢濱

                           
                          CCTV.com  2010年02月05日 16:05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匆匆歲月,參加過戰爭、建設、南北西東,國內國外,幾十年經歷……記憶中許多事已淡漠,甚至忘記了。但有些事卻鮮活地記著。48年前,我拍攝萬隆會議那個短短的經歷,就是在我腦海中長久存留的一樁。

                            

                           

                              1955年春,廠長高戈派我去外交部聯系拍攝“第一次亞非會議”的事情,并要我報兩個攝影師的名額。但聯系的結果是我廠和新華社攝影部只能各去一名攝影師。高戈決定我獨自前往。

                           

                              4月初,赴萬隆工作組的沈建圖通知我和新華社攝影記者錢嗣杰到香港乘船去雅加達。同乘這條船去參加亞非會議工作的還有新華社當時擔任譯電員的劉茂儉,還有周總理的法文翻譯陳教授等,共約八、九個人。

                           

                              臨出發時,沈建圖問我和錢嗣杰會不會英語,我們表示不會時,他說,不會英語,到這種場合工作會遇到困難的。他囑咐我們,到萬隆以后去找新華社駐外記者錢行和彭迪,多和他們聯系。后來在拍攝萬隆會議期間,錢行、彭迪還有《人民日報》的吳文燾經常主動告訴我們有關會議的一些情況,對我們很關照。沈建圖還告訴我們,到萬隆可以找華僑社團的人幫助工作。

                           

                              郵船在海上走了五、六天,到達雅加達時,中國使館的同志告訴我,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又爭取了一個攝影師的名額,來的同志是郝鳳格,411就會到達。但萬萬沒有想到,這架載著赴萬隆參加會議的記者和工作人員的專機,遭到敵人破壞,爆炸墜海。

                           

                              我帶著悲憤和對戰友的懷念投入了工作。

                           

                              在會議期間周總理夜以繼日的工作,不顧疲勞,他每次有活動,都會請秘書先通知我們?偫頍o論在什么場合,無論處理大事小事,都不失大國總理的風度,對友好國家的朋友,他總是很尊重對方,以真誠、親切的態度相待。在萬隆會議上他誠懇地說:“我們允許不知道真相的人懷疑,我們歡迎所有到會的人到中國去參觀,什么時候去,我們都歡迎!

                           

                              萬隆會議的會址和代表的住地距離不遠,代表們都愿意步行到會場。那時,印尼的社會治安不是很穩定,但又不能將這個地區戒嚴,中國代表團的成員和工作人員都為總理的安全擔心。工作人員還給我看過臺灣特務的照片,要我默記住。因為工作的緣故,我們常常能靠近總理身邊,因此要求我們既要完成自己的工作,又需要隨時注意總理身邊的情況,兼做保衛工作。

                           

                              在萬隆會議期間,印尼僑團派了兩位先生配合我們工作。一位是蘭克棟先生,他開一家照像館,自己是攝影師。還有一位是汽車行老板,他駕駛著一輛新買的敞篷車來為我們服務。他說,敞篷車便于攝影。兩位先生熱情周到的服務,確實給我們的工作提供了很大方便。蘭克棟先生在會議快閉幕時,把他自己給總理拍的兩張放大照片,托我帶給周總理,請他簽字,總理認真地簽了名。蘭克棟先生非常感動。

                           

                              拍攝萬隆會議的記者中,有一位越南記者,叫袁鴻義(音),有一次正在拍攝一個活動,他的膠片沒有了,向我借兩卷,我送給他兩卷膠片。后來,1957年我去越南文化部幫助工作,在越南電影廠與他相遇,他還記得這件事,說起中國來充滿感情。

                           

                              我在萬隆時,除了拍攝大小會議和周總理的活動外,還拍了其它一些材料,諸如與印尼政府簽訂關于解決雙重國籍問題協議的簽字儀式、僑團與中國代表團的會見,還有雅加達美麗的市容、萬隆會議的會址等等。所拍的這些素材后來編成兩部短紀錄片《亞非會議》和《周總理訪問印度尼西亞》。

                           

                              亞非會議閉會后,對于隨團的工作人員如何返回北京,乘坐什么交通工具,走哪條路線等等問題,周總理都很關心。雖然考慮了幾種方案,最后還是決定讓總理包乘的專機返回萬隆把記者和工作人員接回國。

                           

                           

                              永遠不會忘記這個日子:1955411。

                           

                              永遠不會忘記我的戰友郝鳳格同志在這個日子被蔣介石特務分子陰謀殺害。

                           

                              ……

                           

                              當我到達雅加達后,聽說郝鳳格也要來萬隆的消息時,非常高興。頓時,對獨自完成這么重大任務的不安心情一掃而光。我有許多計劃和設想要和他交流,想與他一起合作,把工作完成得更好。

                           

                              我興奮地等待411這個日子。

                           

                              11日,我們先到達的人員一起去機場迎接記者們的到來。第一天沒接到,情況也不明,但不知為什么,心中總有些忐忑。第二天才知道臺灣特務為謀害周總理,在飛機上安裝了定時炸彈,致使我們的戰友葬身南中國海域。我為失去戰友而悲痛,擦干眼淚,只有拼力奮斗去完成任務。

                           

                              郝鳳格和我們這批前后腳參加革命的人相比都小一點,大家都親切地叫他“小郝”。他是從抗大調到延安電影團,而后又到東北電影制片廠工作。他學過剪接;在“東影”攝制的第一部故事片《留下他打老蔣》中扮演了指導員;擔任過第四期攝影訓練班的班主任;后來,跟隨部隊行動,在敵人的槍林彈雨下出生入死地拍攝影片。

                           

                              新中國成立后,為了更好地反映各地區、各方面的建設與斗爭情況,新影廠在1950年設立了大區攝影隊,我被分配到華東去建立區隊。1952年郝鳳格分配到華東區隊,我們在一起合作,他負責浙江省的報道工作。當時,每月的主題完成數是有計劃的,他一邊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務,一邊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足跡遍及浙江全省,對工農業生產建設、文化教育情況等進行了較全面的了解,制定了系統的報道計劃。他的這種作法對當時新建立的大區攝影工作的開展,以及如何立足本省,面向全國拍好新聞主題提供了可貴的經驗。

                           

                               我和郝鳳格的華東區隊共事近兩年,彼此增進了了解,增強了友誼……萬萬沒想到,1955年我獨自一人在異域,殷切盼望與他再次合作,他竟在距我還有不到兩個小時即可會面時,遭敵人殺害而永遠離開了我們。

                           

                              從此以后,“萬隆會議”的一切訊息似乎都與我有萬縷千絲的關聯,我關注它、回憶它。

                           

                              我讀到一本卡尼克著的《克什米爾公主號》的書,書中描述了飛機失事時機上人員的情況?峥耸沁@次飛機爆炸事件中幸存的三位機組人員中的一個。他在書中寫著:“當時機上有八位中國人、一位越南人、一位波蘭人、一位奧地利人。我從來沒有想到,普通人能以那么堅強的意志和大無畏的精神面對死亡,就是敢死隊員在戰場上執行必死的任務,也難免有人會微露懼色。但是這些人卻具有鋼鐵的意志。沒有一個人亂動一下,沒有一張面孔露出過絲毫的恐懼,他們全都正襟危坐,似乎沒有注意到右邊的熊熊烈火和客艙里嗆人肺腑的濃煙。我從來沒有見過對死神如此蔑視的人,也從未見過人類的勇氣可以達到如此崇高的程度……”

                           

                              我的戰友郝鳳格就是卡尼克描述的“正襟危坐”中的一員,就是任烈火熊熊、濃煙嗆肺也沒有動彈一下的勇者。

                           

                              我們隊伍中優秀的一員——郝鳳格當時很年輕,他的愛妻腹中正懷著他的孩子,他的兒子出生后取名郝亞非,現已是新影廠優秀的攝影師。

                           

                              奧地利新聞工作者弗里德里奇·瓊遜(他也是在這次飛機爆炸中犧牲的)曾在自己著的一本書中寫著:“勝利者的今天,是同犧牲者的昨天——他們所付出的鮮血與生命分不開的。我們永遠不能忘記他們!

                           

                              我怎么能夠忘記他,我的戰友郝鳳格。

                           

                              八寶山烈士公墓中矗立著一座高高的紀念碑,碑上刻著周總理為紀念“克什米爾公主號”飛機爆炸犧牲的八位烈士的題詞:“為和平、獨立和自由事業而光榮犧牲的烈士永垂不朽!”

                           

                              烈士們永垂不朽!

                           

                              我們的戰友郝鳳格同志安息吧!

                           

                           

                                                                                 寫于1963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編導攝影)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