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紀錄片《長白山》拍攝散記
                          楊中耀

                           
                          CCTV.com  2011年03月22日 10:52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我的老家住在東北吉林蛟河縣的一個山高林密的小山村里。那時,我和小伙伴們一起,爬到高高山頂的大石頭上面,遙望著東方的天邊,在那里能經?吹接幸粭l巨大的白龍,在云霧中飄飄悠悠,忽隱忽現。每當白色巨龍出現時,放射出耀眼的白光,特別神奇。后來聽老人們說,那條神奇的白色巨龍就是滿族人的發祥地——長白山。

                           

                          從那時起,我總想有那么一天,我也能登臨長白山,騎上這條白色巨龍,騰云駕霧,翱翔在藍藍的太空中,俯瞰這大千世界該有多好呀。這是我童年時的夢想。

                           

                          我很早就離開了家鄉,但童年的夢想還緊緊地縈繞著我,期盼著美夢能成為現實。幾十年過去了,美夢終于成真了,令我興奮不已。

                           

                          那是70年代末,文化部責成我廠攝制一部反映東北三省人民在黨的領導下取得的輝煌成就,以及人文地理風光的大型紀錄片。暫定名“遼寧之夏”,“吉林之秋”、“黑龍江之冬”。

                           

                          廠黨委非常重視該片的攝制,總編輯郝玉生親臨現場指導,并派關明國同志任該攝制組的專職書記。本人被分配到“吉林之秋”組,我高興地接受這一光榮任務,并以極大的熱情投入了拍攝工作。

                           

                          同年8月,在一個秋高氣爽,萬山紅遍的大好季節里,我們攝制組一行,從延邊朝鮮族自治州首府——延吉市,乘吉普車出發了,那時,進長白山沒有像樣的公路,穿山越嶺,披荊斬棘,有時還要棄車步行,淌過清澈的急流,走進遮天蔽日刀斧未入的原始森林,踏著當年東北抗日聯軍將士們的足跡緩緩步行。森林里是那么地靜,靜得連落葉都會驚動樹上的小松鼠,它爬在樹枝上翹起長長的尾巴,瞪著圓圓的大眼睛,警惕地監視著我們這群入侵它領地的不速之客。

                           

                          樹下厚厚的落葉松軟極了,勝過人工編織的高級地毯。林中的空氣中散發出濕潤的,沁人肺腑的芳香;林濤樹浪合著遠方傳來的鹿鳴,聲聲入耳,給人以超凡出世,如入仙境一般。

                           

                          經過艱辛的長途跋涉,終于來到了長白山腳下,透過林隙,可遙望到它那雄偉、潔白的英姿了,雖然我們已筋疲力盡,看到眼前的勝景,頓覺精神百倍,一路辛勞已煙消云散。

                           

                          曾有人說過:遠看長白山,勢如欲飛的蛟龍,勝泰山之偉,呈峨嵋之秀;近看長白山,收嵩山之奇,集名山之萃,F今身臨其境,證此言不為過矣。

                           

                          為了抓住暫短的秋季時光,我們請了一位向導,是長白山白河林業局宣傳部呂秀同志,他為人豪爽熱情,在他的幫助下,我們順利地進行拍攝長白山的任務。

                           

                          要拍好遠眺長白山雄姿,實為不易,因為方圓幾百里都是原始大森林,遮天蔽日,沒有一處高度可供拍到長白山全貌的地方,雖然我們已察看多處均不理想,最后,在呂秀同志的幫助下,我到一處已報廢多年殘缺不全的防火觀察樓,所謂防火樓,是用四根大樹干架起的一座高臺,大約有三、四十米高,人站在上面居高臨下可觀察四周是否有山火發生。這確是一個好角度,長白山的全貌可盡收眼底。只是,這是座棄之多年不用并有多處腐朽,攀登上去很是危險。好不容易才發現較為理想的角度,怎能知難而退呢!管他三七二十一,我與助手小楊同志,決定上去,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攀到頂端,高處風大,刮得架子嘎吱山響,搖搖晃晃,無法架設攝影機。小楊同志身大力不虧,他一手緊握欄桿,一手緊緊摟住我的后腰,我倆憋足一口氣,拍下了這一組遠眺長白山的鏡頭。

                           

                          后來聽當地老鄉們說,在日偽時期,小日本也派人進山要拍照長白山,那時長白山發了神威,一會翻云一會吐霧,就是不露長白真面目,最終日本人也沒拍到長白山,可見長白山這座神山,多有民族氣節。

                           

                          長白山是我國東北第一高山,海拔兩千七百多米,長年積雪,四季皆白。而最令人神往的是長白山天池。還有相傳已久的美麗動人的傳說故事:在中古時代,有一天從天池上空飄下三朵彩云,降落在天池岸邊,原來是三位仙女翩翩下凡,她們在池中戲水玩耍。這時,從遠處飛來一直神鳥,口銜一粒朱果,在三位仙女頭上盤旋,后將口中的朱果吐在仙女三妹佛古倫的衣裙上,便扶搖飛去。當仙女們玩興已盡登岸穿衣裙,三妹佛古倫發現這顆金光閃閃、圓溜溜的朱果,很是喜愛,便含在口中,不慎吞下,即刻肚皮鼓漲,不能與姐姐同歸天堂,不久便生下一位濃眉大眼,虎頭虎腦的男孩,他剛剛出世就會叫額娘,他就是滿族人民的先祖,愛新覺羅氏。

                           

                          天池位于長白山頂端,是億萬年前火山噴發的火山口,呈橢圓型,周圍有16座火山灰堆積成的山峰。長白山天池也是中朝兩國的界湖,滆湖相望,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將軍峰。天池水深有三千七百多米,據說池水是雨水和溶化的雪水聚集而成湖水的,湖水清澈碧藍,長流不枯,它是鴨綠江、圖們江和松花江的發源地,三江之水,像母親乳汁一樣養育著東北三省人民,因此,人們稱她是神山、母親山,是理所當然的了。

                           

                          我們奮力爬上了白云峰最高處,放眼這煙波浩渺的神圣的天池,確實是心曠神怡,此刻又是難得的晴朗天氣,萬里無云,使我們能充分飽覽了謂之“空中明珠”的尊容,居高下望,湛藍的湖水,印映著周圍16座奇峰怪石和在水中游動的流云,我們頓時產生了非常奇妙的感覺,似乎我們徐徐升起,離了地面飄飄然起來……當我們凝神奇景時,半空中又飄下了三朵白云,如仙女們的輕紗曼舞。當要接近水面時,又輕輕散去。我看得出神,幾乎忘記按動攝影機的開關,要不是攝影師出身的郝玉生提醒,會錯失良機,成為一大遺憾。

                           

                          長白瀑布,是從北側一山口流出,兩邊是萬丈絕壁,飛流直下高達七十多米是東北第一大瀑,即使嚴冬氣溫在零下40多度,仍不結凍,照樣流銀瀉玉,川流不息。

                           

                          我們拍到瀑布全貌易,而要拍到瀑布從高山絕壁頂端跌落下來的鏡頭,實為難上之難,我與小楊、像壁虎爬墻一樣,在松軟的火山灰中攀援而上,去拍攝瀑布的源頭。那里從沒人去過,只有尋水解渴的野鹿偶爾光顧。我倆在石縫中爬行、頭上是陣陣落下的火山灰石,腳下是隨時有塌方可能的火山巖,稍有不慎將掉入萬丈深淵,當我們找到能站穩腳跟處拍下這難以得到的鏡頭,心情無比激動,這奔騰咆嘯的長白瀑布源頭將永遠留在35mm的膠片上。

                           

                          長白山是一處寶地,自然環境美不勝收,自然資源也非常豐富。在離瀑布不遠有多處溫泉,水溫高達70,可煮熟雞蛋,我們與水文站的朋友一起飽嘗了用溫泉水煮雞蛋的美味。也品嘗了“長白藥泉”的圣水,“長白藥泉”的水可治療多種疾病。這在缺醫少藥的深山老林是神山賜給的圣水,確保八方平安。

                           

                          最富盛名的“關東三寶”即“人參、貂皮、鹿茸角”都比較集中在長白山區域,名揚海內外的長白老山參更是寶中之寶,近年發現的百年山參令人驚嘆。那滿山人工栽植的人參也是益壽延年的佳品。

                           

                          神奇富饒的長白山,動植物種類繁多,植被保存完好,素有“自然博物館”之美譽。長白山被聯合國確定為聯合國國際生物圈保護區。

                           

                          巍峨長白、神山蘊秀,蕩蕩三江,千里沃野。名山垂青史,天成賴神工。

                           

                          鄧小平同志于1983年夏登長白山,題寫“長白山”“天池”橫幅時發出這樣的慨嘆:“人生不上長白山,實為一大憾事!”

                           

                          我有幸參與拍攝養育過我的長白山,也實為我的一大快事,把她紀錄在永不消失的膠片上,讓暫不能上長白山的人們了解她,敬仰她、愛護她,是我最大的心愿。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