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豐碑》創作談
                          吳小娟 郭本敏 王 燕

                           
                          CCTV.com  2012年11月29日 11:02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創作背景

                          接手《豐碑》,拍一部表現全國人民緬懷、悼念鄧小平同志,展示鄧小平豐功偉績的電影紀錄片,是一件并不十分人容易的事。因為1997年新年伊始,中央電視臺就在黃金時段推出了12集電視系列片《鄧小平》,較為全面和權威地表現了鄧小平光輝燦爛的一生。1997219,敬愛的鄧小平同志與世長辭。中央電視臺和各個新聞媒體對鄧小平同志的治喪活動作了大量的新聞報道,有些重大的活動還向海內外作了現場直播。那么《豐碑》以什么來結構全片?在表現人民懷念鄧小平、緬懷他的巨大的歷史功績時,把握一個怎樣的尺度呢?作為一部90分鐘的電影紀錄片,要面對的內容如此豐富,它的定位也非常明確,即它必須體現出一個國家級的影視制作單位對一位領袖國喪活動的紀錄和人民對領袖的真情實感。而當我們接手拍攝《豐碑》時,已經是19978月下旬,影片預定在19982月,也就是小平同志逝世一周年時將在全國上映,要在半年左右的時間里,創作完成一部90分鐘的大型紀錄片,時間非常緊張。

                          以往新影廠有著制作偉人傳記類影片的經驗,曾攝制過《敬愛的周總理永垂不朽》等感人至深的大型紀錄片,但我們也往往容易把這類影片做成生平加悼念活動的影片。如果時間能倒流到沒有電視的時代,全國人民對治喪活動沒有充分的了解,這樣的影片或許順理成章。但在電子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人們從新聞報道、從現場直播中已知道了事件發生的進程,那么對事件流程本身的紀錄,顯然不可能滿足人們對影片的審美要求,這就迫使我們影片的作者必須在內容的取舍、敘述的結構、變現的方式上有創造性的發揮,使影片有超出常人慣性思維的獨特的魅力。

                           

                          人格化形象的塑造

                          人格化是相對于概念化而言。傳統電影紀錄片習慣于主觀灌輸,人物表達概念化,動輒高屋建瓴,難得平易近人,F代觀眾早已拒絕主觀灌輸,由被動變主動,因此,現代紀錄片的一個準則就是強調客觀真實性,人物表達則要體現個性真實,即人格化。不論是偉人領袖,還是尋常百姓,只有有血有肉,才能得到觀眾認同的情感共鳴。

                          鄧小平是中國共產黨第二代領導集體的核心,是中國改革開放事業的總設計師。他從16歲赴法勤工儉學,他的一生不僅和中國革命及建設事業的歷程緊緊相聯,在他身上還有著三起三落的傳奇色彩。鄧小平是人民的領袖,但作為偉人,他較少地被人為神化,一如他的政治主張,他的本色即為“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可以說他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偉人,本身就是具有極強的人格化魅力。雖然,塑造偉人領袖不同于一般的題材,責任重大,政治性強,條條框框多,但編導者自己決不能因此就束縛住自己的手腳。因此,在整部影片的構想和拍攝中,我們注重領袖和百姓交流的一面,注重領袖身上平民化的品質,以期能在觀眾心里引起強烈的共鳴和認同感。

                          我們認為,變現偉人至少應該是三個層面。一是,人物的偉人層面,即之所以被稱為“偉人”的公認依據:豐功偉績。二是,人物的普通人層面。即作為人本身而非偉人,其所具有的內心情感和生活情態。三是,人民對人物(偉人)的評價。這里的“人民”非被編導“主觀代言”的“人民”,而是百姓自己通過銀幕直抒胸臆的“人民”。這個“人民”是豐滿領袖人物必不可少的要素。人民勾畫出的領袖形象最樸實動人而不虛情矯揉造作。只有做到以上三個層面,領袖的偉大形象方臻完滿,才稱得上“人格化”。

                          人格化,除了偉人之外,可以說是一切表現人物作品的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豐碑》在此方面不過是買進了一步,未來的空間更為廣闊。

                           

                          敘事方式的改變

                          在一些人物類專題紀錄片中,大都是以時間順序為邏輯框架。影片往往缺乏觸手可及的真情實感,缺乏點睛之筆的細節,缺乏出神入化的變幻。

                          在《豐碑》的結構設計上我們徹底排斥八股的程式,而是采用了時空交錯的敘事手法。諸如倒敘、回溯、穿插、閃回等多種變化,融過去和現在,歷史和現實為一體。整個影片向前推移的方式不是單一的線性結構,而是縱橫交錯的立體延伸。這種形態,不僅使影片富于變幻引人入勝,增強了可視性和信息量,而且提高了影片的思想厚度和藝術魅力。

                          《豐碑》的邏輯順序根據內在情感的發展脈絡進行編排,進出自如,收放自然,決不墨守成規。舉例而言,第一本10分鐘,依次為:1、楔子,郭金梅祭鄧;現在進行時。2、片頭。3、鄧家;現在進行時。4、訃告;301醫院告別;廣安;過去時,倒敘。5、鄧生平資料;過去時,回溯。6、新疆演員敘述;現在時;貞泝热葙Y料穿插;過去時。這一本中,過去和現在始終交替進行,觀眾在看這一段時,內心情感被引入到不同的境界之中,獲得感情的層次是豐富的。由于有內容情感發展的內在邏輯支撐,所以,這種交織并不顯得雜亂散漫,而是一氣呵成。

                          在敘事結構上,《豐碑》的另一重要設計是強調自然段!敦S碑》編輯草案共設置了95個自然段(單元),編導執意強調棱角突出,節奏起伏,段落感分明。平均每分鐘與每分鐘之間,單元與單元之間,內容畫面在變,聲音形態也在變,這就形成了一個浪形狀態,峰尖低谷,上下起伏,觀眾心理感受有張有弛。沒有節奏感,缺乏變通的影片永遠不會好看。

                          我們追求《豐碑》在敘事方式上的突破,力求結構靈活,形態豐富,節奏感強。但形式是為內容服務的,形式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為了更好地塑造鄧小平的偉人形象,表達人民緬懷之情。

                           

                          不可忽視的細節

                          細節在紀錄片中有著不可忽視的作用。細節指的是細小的環節和情節,也指人細小的表情和動作。細節的生動、真實從某種程度上決定了一部紀錄片的感染力。

                          《豐碑》創作之初,我們面對浩如煙海的素材資料一籌莫展,無從下手。取舍,無疑是對編導最嚴峻的考驗,一個編導的能力高低往往就看他的選擇水平和組織材料的水平。在“細節化”原則的指導下,我們做到了幾個細節化。一、拍攝細節化;鄧小平書房火箭模型、石榴樹、桌上臺歷等等。二、采訪細節化:講故事。同庚老太太故事、陳景潤故事、不走回頭路故事等等。三、資料細節化:列車上摳爺爺腳心及兒孫樂,打橋牌等等,這些細節化的內容如沙里淘金,是大量素材中最閃光的部分,我們將這些點滴的珍珠選出來串接在影片之中,以小見大,于細微之處見精神,賦予了鄧小平同志極具魅力的人格化色彩。

                           

                          聲音元素的豐富

                          特定的歷史條件產生特定的影片!敦S碑》的創作在聲音元素上,最大化地追求豐富性和個性。

                          我們在影片中采用了大量同期聲(人物訪談)、畫外音、現場聲(紀實片段、現場同期聲)等以往很少為專題類紀錄片所運用的聲音元素。同時,音樂、效果也還原其本性,被視為一種重要的不可替代的表情達意的手段,而非僅僅是附庸陪襯。

                          在整部影片中由于這些鮮活而真實的聲音元素的注入,而成為了一部具有了生命的“活”的影片。同時,也由于這些聲音元素,影片的節奏變得跌宕起伏、抑揚頓挫。舉例而言,在科技這一大段中,有幾個聯結在一起的自然段,時長5分鐘左右,在這5分鐘的時間里,我們是通過對多種聲音元素的不同組合來把握節奏的。一、周光召;同期人物訪談。二、對撞機;現場紀實背景聲,解說。三、鄧小平;紀實現場同期聲講話。四、科學家;由昆家外景、音樂、效果、解說、環境聲。五、由昆;同期聲人物訪談。六、陳景潤資料;音樂。七、由昆;同期聲。八、陳景潤照片;音樂。在這8個單元中,單元與單元之間迥然不同,涇渭分明,起落有序,舒緩有節。解說詞的比重大大壓縮,音樂也從一而終。效果,因為紀實現場聲的運用徹底改變了性質,還原了本色。觀眾在觀賞這一段落時,絕不會由于喋喋不休的解說,持續不斷的音樂而產生心理疲勞。

                          《豐碑》對音樂的運用十分謹慎,幾經磨合,最終合成是增加了效果,壓縮了非主題音樂,突出了主題曲的抒情功能。音樂創作之初,音樂編輯與作曲根據本片重在抒情的內核,將“情”字剝離出諸如:悲傷、沉痛、溫馨、歡快、激昂等細微層次,在影片中有的放矢地對位,音樂真正的作用、地位和品質被凸現了出來,展現了個性。同時也由于其他聲音元素的豐富,留給音樂的空間相對減少,音樂襯底功能得以解脫。

                          總之,《豐碑》聲音元素的運用正因為豐富從而達到了均衡。我們的表達方式是多元化的,絕不會因為依重于某一種元素而失之偏頗。

                           

                          多層次情感的融入

                          許多看過《豐碑》的人都曾為之感動,其中包括政界要員、影視界專家以及許多同行朋友。的確,在已經逝去的建國以來的領袖人物中,應該說鄧小平是離我們最近的,他對我們的影響力也是最直接最強烈的。是鄧小平的膽識和氣魄指明了中國富國強民的道路,沒有鄧小平,中國就不可能有今天改革開放的新局面和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光明前景,他為中國人民帶來了幸福美好的生活。中國人民熱愛小平同志,而小平同志也深情地說:我是中國人民的兒子,我深深地愛著我的祖國和人民。因此,“人民愛小平,小平愛人民“就凝練為《豐碑》的主題,編輯選材始終是圍繞”情“字展開的。

                          首先是領袖對人民的情。在四川峨眉山上,當領袖挽著褲腿、拄著拐杖和一位與他同庚的老太太親切地話家常時;當他關心其他游客是不是吃上飯、有地方住沒有;當在新疆牧民的氈房里,偉人雙手捧著磚茶送給哈薩克牧民時;我們看到的是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者。而當聽到陳景潤夫人由昆女士眼含熱淚的敘說時,我們體會到的是一個偉人對人民無限的關懷。而在政治局委員難忘的回憶中,在《南方日報》記者梁伯泉講述的不走回頭路的故事里,我們感受到的則是一個領袖的改革氣魄和心胸。

                          其次是人民對領袖的情。這個情沒有僅僅停留在偉人逝去之后人民的悲痛之中。全國勞動模范馬桂寧繪聲繪色地講述小平買鉛筆的故事,橋梁專家朱志豪動人地敘說;以及新疆舞蹈家瑪麗耶娜的親身經歷;94歲的紅七軍老戰士牙美元深情的歌聲,這些都將人民對領袖無限的愛戴層層點點布局在影片段落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兩段閃回片段的藝術處理:小平同志的骨灰回到人民大會堂紀實片段與當年小平接見外賓資料(三個鏡頭)的穿插閃回,以及骨灰撒大海紀實片段與小平同志夫人卓琳合影照片(五個鏡頭)的穿插閃回,兩小段煽情片段的精彩處理,則是我們創作者把對老人家一片感激和愛戴之情融入在影片之中。而一組領袖與家人溫馨生活片段的細膩表現,更使我們看到一個有聲有色、極具人格魅力的偉人形象。一個偉大的領袖人物一旦按著人的生活邏輯前行時,他才是一個可親可敬而又真實的人。

                          可以說,“情”是影片《豐碑》的主旋律,“情”也是影片《豐碑》的魂。

                          經歷了80年代的沉寂和失落,作為電影紀錄片的繼承者,我們欣慰地看到,時值90年代之末,新世紀之前,中國電影紀錄片終于踩上了時代的節拍,走出混沌,以積極參與的姿態,重新拾回了創新的沖動,讓自己、讓中國電影紀錄片重又回到了久違的自信;蛟S,我們的事業正踏上一條“復興之路”,在新世紀鐘聲敲響之際,誰又愿意被永遠留在過去呢?

                          祝愿中國電影紀錄片在21世紀有個光明的未來!

                           

                                                                             本文作者:時為影片《豐碑》編導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