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紀錄電影《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導演闡述/郝蘊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13日 15:36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更好發揮電影特殊重要作用,大力營造共慶百年華誕、共創歷史偉業的濃厚氛圍,國家電影局印發了《關于開展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優秀影片展映展播活動的通知》,部署于2021年4月至12月開展優秀影片展映展播活動。

                              由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博納影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出品,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聯合出品的紀錄電影《保家衛國——抗美援朝光影紀實》入選9月展映片單。

                          2020年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疫情略顯平穩的6月底,當被問及現在做一部紀錄電影,9月上旬能報審嗎?“能”,我毫不猶豫地回答。那一刻,深知制作周期之短、難度之大的我,幾乎是拎著腦袋爽快表態的。為什么明知要“拎著腦袋”可還要“爽快表態”?因為紀錄電影的痛。

                          做紀錄電影近二十年,雖說是電影,但那只是制作工藝、創作心態的電影,做完的紀錄電影通常在電視臺一播了之,與其本該有的歸宿電影院無緣。中國電影金雞獎的獎項里,保留著“最佳紀錄片”獎,它更像是一個象征。行業在哪里?

                          所以當有關領導問詢我時,我橫下一條心立即堅定回答“能”!與其說承諾的是一部電影,不如說期望的是一個行業!那一刻,頗有士為知己者肝腦涂地的無畏與豪邁。為了這樣一個紀念日,故事片、紀錄片、動畫片的布局,讓人欣喜地看到涵養影業生態的里程碑。

                          雖說從開始制作到院線起映,不過四個月的時間。但《保家衛國》確是精良之作,毫不粗糙的它來自于厚積薄發。多年來在新影資料室的浸潤,20世紀50年代出品的兩部《抗美援朝》紀錄片及全國青年學生工人報名參加軍事干部學校、首鋼修理煉鋼爐、成渝鐵路等內容早已了解。正是基于這份熟知,使得能在影片創作伊始就有大格局。在講述抗美援朝戰爭的主要歷程,表現“中國人民志愿軍”如何成為堅強、不屈、勇敢的代名詞,銘刻于世界戰史的同時,還要描述戰爭激發了全國人民熱火朝天的生產建設積極性,前方和后方相互激勵、共同推進,從而回答為什么中國人民志愿軍能在中美兩國國力懸殊、軍隊裝備簡陋的情況下,迫使美方以尋求停戰談判以結束戰爭。這個為什么,是本片的魂。

                          儲存紀錄電影資料的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膠片片庫、放映資料的膠片放映機、拍攝資料的戰地攝影師、他們使用的老攝影機埃姆,共同構成了《保家衛國》的敘事載體。

                          而“原汁原味”是本片的一大創新。20世紀50年代的中、美、朝韓紀錄電影,在《保家衛國》中,我要求保留了畫面和聲音,這在文獻紀錄片中很少見。通常一部文獻紀錄片,只使用歷史畫面,貼在解說稿上,“老的”聲音基本不會用到。而觀眾不僅可以看到70年前的畫面,還能聽到70年前的人是怎么說話的,直觀感受畫面與聲音的演變過程,這才是一段歷史影像的全貌。

                          今天紀念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我們翻閱前人的資料;未來100周年、150年周年時,努力客觀公正的《保家衛國》也會成為后人的珍貴資料。

                          影片公映后,那個與我素不相識的影評人寫下的這段話,溫暖了我,也發出了最冷的呼喊,“或許,從來不是紀錄片需要尋找它的觀眾,而是我們,永遠都需要紀錄片來幫我們記住一段段歷史,留存一個屬于我們共同的家國記憶。”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分享
                          1 1 1
                          嗯啊教室里闺蜜的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