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光影初心 勇擔時代使命
                          六集文獻紀錄片《向往》今晚登陸央視

                          發布時間:2022年10月31日 10:08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六集文獻紀錄片《向往》宣傳片

                          由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北京新影時光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延安文化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出品的六集文獻紀錄片《向往》將于今晚登陸央視紀錄頻道22點檔故事中國時段, 播出時間為10月31日至11月5日晚間22:00,每天播出一集。

                          《向往》講述的是中國共產黨在延安創辦延安電影團、拍攝人民電影的故事。在那炮火硝煙的年代,一群富有愛國熱情的青年藝術家懷著對革命圣地的向往奔赴延安,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拍攝了第一部紀錄影片《延安與八路軍》,影片膠片在送往前蘇聯沖洗的過程中消失在戰亂中。這部電視紀錄片以中國紀錄電影后輩重走初創之路和尋訪電影及電影人創作初心的過程為框架,再現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年代勇擔民族獨立和復興的歷史責任,重溫延安精神。借助一段尋訪之旅,透過塵封在膠片里那一張張青春生動的面孔,再一次感受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對勝利和理想的向往之情。

                          在尋找的主線中,主創團隊帶領觀眾重新回到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在故事中再現冼星海、袁牧之、吳印咸等當時的熱血青年,講述他們的家國情懷、他們的人生選擇甚至是他們的夙愿與遺憾,再現延安電影團從創立到發展篳路藍縷的初心故事,展現抗戰中的延安如同燈塔般照亮各地奔赴而來的青年的內心。尤其是延安文藝座談會后,廣大文藝工作者包括延安電影團成員,投身到火熱的革命斗爭中,用他們鮮活的形象感動觀眾,用藝術的力量帶領觀眾尋找初心、堅定信仰。

                          拍攝過程中,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中國電影資料館、北京電影學院、俄羅斯國家檔案館、俄羅斯電影資料館等專業機構的資深專家作為本片的顧問、撰稿團隊,成為本片在專業性、史實嚴謹性等方面的有力保障。

                          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為本片題寫片名。著名演員陳數傾情加盟,擔任本片解說,讓紅色故事的講述更加生動、更富有表現力。

                          本片歷時近三年,在中國北京、延安、西安、保定、忻州、上海、武漢、沈陽及俄羅斯莫斯科、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等多地取景拍攝,發掘出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電影博物館、俄羅斯社會政治歷史檔案館等多份一手資料,有很多珍貴文獻為首次披露。用文獻和背后的故事,勾勒出一個個波瀾壯闊卻又生動可親的紅色故事。


                            第一集 《心向延安》   >>>點擊觀看視頻

                          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電影迎來了發展的第一個高潮。上海灘更是與世界接軌的文化前沿。一群電影界的名流此時卻在醞釀著一次西行之旅——奔赴延安。

                          而延安當時正遭受到“如同堅石炮壘一樣有效的新聞封鎖”,在各種各樣的傳言中,外界對這個地區的興趣反而更加強烈。除了中國人,很多外國記者和電影工作者突破封鎖,真實記錄下了他們眼中的延安。

                          究竟是什么吸引著他們?中國共產黨人對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是什么樣的態度?一個在世人眼中的偏僻小城,剛剛落腳延安、實力捉襟見肘的中共黨人為什么緊跟潮流,希望做出自己的電影?他們能如愿嗎?

                            第二集 《延安歲月》    >>>點擊觀看視頻

                          深沉的夜色下,武漢漢口的一處僻靜小路,一場緊張的接頭任務正在進行,接頭的雙方甚至都沒有看清彼此,但是他們順利完成了任務,交接了一臺二手攝影機。誰也沒有想到,這臺攝影機輾轉硝煙戰場,成為新中國新聞紀錄電影的開端。

                          1938年,為了拍攝人民的首部電影,在中國共產黨的安排下,各路精英排除艱難萬險終于聚首延安。親身體驗神秘的延安生活之后,他們正式開始了首部由周恩來親自命名的紀錄電影《延安與八路軍》的拍攝,感受著延安特有的魅力,他們自身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第三集 《鏡頭背后》    >>>點擊觀看視頻

                          1939年1月,延安還是一派寒冬景象。而此時,楊家嶺的一孔窯洞里卻傳出暖暖的談笑聲?!堆影才c八路軍》的主創們即將奔赴敵后抗日根據地完成電影余下內容的拍攝,毛澤東親自為他們踐行。為延安無數軍民留下影像的電影團成員卻在這次會面中忘記了給自己和領袖留下一張合影。

                          之后的一年里,晉綏邊區、晉察冀邊區、平西游擊區、晉東南太行山區等地都留下了電影團的足跡。在一次次翻山越嶺的征途中,他們拍下了無數經典畫面,也成為了八路軍的普通一員。沖在炮火最前線、與戰士同吃同住同打仗、用珍貴的鏡頭記錄下人民的他們,已經從上海灘的“明星”轉變成真正的革命藝術家。

                            第四集 《特別使命》    >>>點擊觀看視頻

                          《延安與八路軍》順利攝制完成,然而當時延安并不具備洗印條件,只得攜底片前往蘇聯洗印。

                          即便如此,戰時的交通阻斷、特務的嚴防死守,只能通過第三國際聯絡、安排。

                          幾個月后,影片的導演袁牧之和作曲冼星海輾轉四地,終于到達莫斯科。洗印工作隨之展開。異國的藝術風情和當時蘇聯相對豐富的電影制作經驗,讓袁牧之和冼星海沉迷其中,努力吸收著營養,他們對各自歸國后的事業都有著一番宏偉的規劃,一切都只等電影完成。

                          1941年6月,電影制作基本完成,然而就在此時,二戰的炮火席卷而來,蘇德戰爭突然爆發。在輾轉撤退準備歸國之時,袁牧之、冼星海和影片《延安與八路軍》的命運卻在戰火中發生了悄然地變化……

                            第五集 《珍貴影像》    >>>點擊觀看視頻

                          上世紀五十年代,在發現零星電影鏡頭后,先后有兩批電影人赴海外尋找,并找到部分鏡頭,翻底帶回國內。

                          除此之外,在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資料庫中,也找到了當年一部分沒有帶走的電影素材,這些素材被重新剪輯,其中最為著名的是被國際關注的紀錄電影《紀念白求恩》。

                          為什么有遺留的鏡頭留世?當年丟失電影后,袁牧之和冼星海又遭遇了什么?

                            第六集 《瞬間永恒》    >>>點擊觀看視頻

                          1941年,由于戰亂,袁牧之和冼星海并沒有成功從烏蘭巴托返回延安,而是滯留在烏蘭巴托并輾轉哈薩克斯坦。

                          冼星海生活異常艱難。在人生最后的歲月里,戰勝饑餓和孤獨的武器,對他而言就是音樂,那也是他人生中創作的高峰。

                          而輾轉來到阿拉木圖的袁牧之,則一邊工作一邊等待回國機會,盡管常常要忍饑挨餓,但他心中堅信勝利終有到來的一天。

                          就在兩人堅守在異國的同時,延安也遭遇著寒冬。在條件異常艱苦的環境下,延安軍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延安的電影事業也從未停滯。南泥灣建設的火熱,七大會議的隆重,領袖和人民的互動都一一被真實地記錄下來。而電影團也隨著中國革命事業的征程,從延安到東北,最后記錄下開國大典無比莊嚴的時刻。

                          當下的我們用找尋,表達對歷史的尊重和對前輩的敬意。以史為鑒,歷史從來都是我們的一面鏡子,讓我們看得清來時路,并且更加篤定地走下去。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嗯啊教室里闺蜜的呻吟声